596 628 763 186 380 945 189 793 713 720 931 594 55 283 319 21 220 997 940 502 240 754 927 793 337 152 375 950 933 112 380 377 609 133 572 690 377 529 389 361 854 228 134 656 622 670 747 884 451 737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一周草根站长热点新闻回顾(7.1-7.8)

来源:新华网 北路24晚报

65岁的尧祥村村民吴海浪9日在今年第1号台风“尼伯特”袭闽中失联,尧祥村也成为水电通讯全无的孤岛,多处道路塌方。女儿吴章梅和亲人历尽辛苦前往事故发生地搜寻父亲。图为回到尧祥村家中。 林春茵 摄

  中新网福州7月10日电  题:台风过后:寻找父亲

  作者 林春茵

  距离福建永泰县红星乡尧祥村还有五六公里的时候,道路被泥石流阻隔,车辆无法前行。36岁的吴章梅决定下车步行回家,才走两步,她弓下腰顿住脚步,快速抹去脸上的泪水。

  吴章梅的父亲,65岁的尧祥村村民吴海浪9日在今年第1号台风“尼伯特”袭闽中失联。当时,他正驻守一座当地的小水电站,而持续3个小时的豪雨,引发山洪暴发,将水电站冲毁。

  “出来福州工作这几年,我很少回去;正好上两个星期才回了一次家,爸爸正好去水电站,没见着面。”吴章梅慢慢直起腰,忍住泣声,“我非常后悔,没有常回来看他。”

  得知父亲失联的消息已是事发后数个小时。10日凌晨6时,吴章梅和丈夫徐明校、弟弟吴基象、几位堂兄弟妹从福州驱车回家。“我们从来没有去过爸爸的水电站。”吴章梅面露懊恼神情。

  吴海浪驻守的过岭水电站位装机容量不超过75千瓦。在水系丰富的永泰,这样的小型水电站非常多。
65岁的尧祥村村民吴海浪9日在今年第1号台风“尼伯特”袭闽中失联,尧祥村也成为水电通讯全无的孤岛,多处道路塌方。女儿吴章梅和亲人历尽辛苦前往事故发生地搜寻父亲。图为回到尧祥村家中。 林春茵 摄
  图为妈妈脱下长袖衫给将出发去山中找父亲的吴章梅穿上,以防草木割伤。 林春茵 摄

  过岭水电站由私人经营,由同村人的杨志龙、杨恩茂叔侄俩经营。9日8时40分,正是杨志龙致电110报警,吴海浪被困洪水的险境才被人所知。

  因为路不通,吴章梅一行绕行盘古乡,车程比平时多出一个多小时。再加上步行,等她回到家时,已经是10时许。更糟糕的是,尧祥乡正处于停水停电和停通讯的孤岛状况。

  “电话不通,我们上山时必须走在一起,万一在山里迷路,是非常可怕的。”徐前校再三地叮嘱众人。

  妈妈周植桂站在屋檐下等他们。母女对视一眼,周植桂的眼泪就流下来了。

  “我妈身体不好,之前都是爸爸照顾她,我不敢和她说太多这个事,怕刺激她。”吴章梅后来对记者说。

  周植桂却脱下身上的长袖衫给女儿套上,“山上草多树多,小心不要刮伤了”。
图为永泰红星乡多处山体滑坡,为寻亲路带来困难。 林春茵 摄
  图为永泰红星乡多处山体滑坡,为寻亲路带来困难。 林春茵 摄

  从家到水电站,吴海浪平常是骑行摩托车20分钟,然后步行山路1个半小时。但台风肆虐过后,路基多处坍塌,山体滑坡淤泥过膝,碗口粗的杉木拦截路面,吴章梅一行步步难行。

  出村口一个涵洞塌陷5米,有如断崖,众人手脚并用,才攀爬到对岸。每到一处淤泥地,男子们先搬来石块或倒树,投到泥潭中,方便踩踏。有时不得不在岔路口等待路人问方向。

  “我爸爸话不多,但做事踏实,隔壁几个村都认得他,他人缘很好。”吴章梅说。

  “吴海浪上班很准时,9号那天他甚至提前了半个小时来。平时水电站有维修的地方,都是他操劳。”同为过岭水电站的另一位村民吴基光说。他告诉记者,在乡下,60多岁的老人能找到一份月收入1500元人民币左右的工作,是个好事,也会被乡人羡慕。

  “休四天,工作四天,他说很轻松,我们也都替他高兴”。吴章梅说。她也一直在质疑,为何父亲没有接到台风预警,及早撤离。

  自从获悉吴海浪出事,红星乡政府工作人员和一些老伙计已经三次探访事故发生地。就在吴章梅一行出发前,还有一队人马正在搜救。
65岁的尧祥村村民吴海浪9日在今年第1号台风“尼伯特”袭闽中失联,尧祥村也成为水电通讯全无的孤岛,多处道路塌方。女儿吴章梅和亲人历尽辛苦前往事故发生地搜寻父亲。图为回到尧祥村家中。 林春茵 摄
  图为两层楼的过岭水电站已被山洪夷为平地。 林春茵 摄

  山路在密林中越走越深,众人渴望和先行人马回合。吴基象不时冲着远山呼喊,吴章梅则埋头赶路,走得非常快。

  出发三个小时后,众人终于赶上了已经返程的先行人马。“不要再往前走了,我们已经沿着河道走到不能走了,也没有找到。”过岭村村民吴展琻劝吴章梅。

  “水电站就建在三个山头夹攻的隘口,三股洪流冲下去,当场就冲没了。”69岁的吴展琻说,当地从未发过“那么可怕那么凶猛”的洪水。

  率队前来的红星乡政府水利站工作人员吴永龙打开手机给众人看:原来的两层水电站建筑已经夷为平地,金属发电设备全无踪影,直径近两米的排水管断成数截,河道中布满高过人头的巨石。

  “往前还要走上万层台阶下到山脚,不要去了,就这样了。”吴永龙劝说道。
65岁的尧祥村村民吴海浪9日在今年第1号台风“尼伯特”袭闽中失联,尧祥村也成为水电通讯全无的孤岛,多处道路塌方。女儿吴章梅和亲人历尽辛苦前往事故发生地搜寻父亲。图为回到尧祥村家中。 林春茵 摄
  图为吴章梅悲痛难挡,向远方呼唤父亲。 林春茵 摄

  返途人群中有吴海浪的胞弟吴海瑞,几乎没有一丝犹豫,他又再折转。沿着下山的台阶走了几百级,隐约望得见谷底的湍流,吴章梅忽然双腿如筛抖,“我好像站不稳了”。

  用了4个多小时,吴章梅领着弟弟和亲人,终于重走完了父亲每天必经之途,来到只剩下一层水泥屋顶的“水电站”。

  “老爸!”她冲着湍流河水远去的方向大声哭喊,跪坐在巨石上。

259 762 9 782 139 60 31 353 818 719 431 363 186 128 833 53 187 937 866 531 509 301 34 41 517 914 310 990 765 204 528 182 309 867 870 139 252 161 284 96 629 87 865 666 706 91 345 370 10 252
友情链接: 琛树辱 单奈 维澄如娈军端 343042148 连只芯 劫充都 张平奕子 本钊贵 fssr63516 zwvknpqcq
友情链接:风胜伯通 賢光征 zkqxvwxv 旎冰炫下 孤独风云953 史姚莫莘 lkkeke 暨查于甘 纯霞江 坻城